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皮肤切换


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

首页 -> 新闻中心 -> 休闲驿站
扬帆计划  扬帆计划

TOP

疯狂的核桃一对卖36万
2013-04-17 10:33:49 来源:新浪 作者:品翰斋 【 】 浏览:858次 评论:0
前些日子,胡先生有些惊喜,也有些发愁,而这一切都源自一枚极为罕见的“钉子三棱”核桃。

胡先生对这枚花了两万多元买来的核桃可谓爱不释手。不过俗话说“千里难挑一,万里难配对”,他要给这枚核桃找到心仪的“另一半”,可不是件容易事儿。

“要不到网上去给核桃‘征个婚’?”胡先生琢磨着,把信息挂了出去。经过两个月的寻找与等待,胡先生终于如愿以偿地将另一枚比较“般配”的核桃收入了囊中。

可为了凑足这对核桃,胡先生前后一共花了5万元,还不算这两个月中他所搭上的时间与精力。

不过在如今玩核桃的圈子里,像胡先生这样为核桃一掷千金的人并不在少数。花个一两万元在核桃上早就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

2010年,一对百年三棱核桃就曾卖出了36万元的天价。这不仅惊艳了整个核桃圈儿,同时也让人们看到——核桃究竟有多疯狂。

近年来,玩核桃的热潮再度兴起。北京城的小街小巷,手攥两颗核桃把玩的“核桃一族”逐渐成了一道别样的文化景象。

而在这场“核桃风暴”的席卷下,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玩核桃、炒作核桃甚至种核桃和经营核桃生意……

  一对核桃卖36万

春日午后,北京十里河天骄文化城,王三文玩核桃店。

店主王三从身后的货架上取出一个收藏盒,盒盖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十来对精美绝伦的文玩核桃。

“这一对叫百年连体狮子头,已经有150年的历史了,你看这形状和成色多漂亮……”王三拿出一对泛着枣红色圆润光泽的连体核桃对法治周末记者娓娓道来。

王三,核桃圈里名气响当当的大佬级人物,很多人都尊称其为“三哥”。

“像这对核桃能叫价多少?”记者问道。

“大概三十五六万元吧。”听到王三的这句话,旁边一位过来看核桃的年轻人不禁吐了吐舌头。

“大前年我就这个价卖过一对核桃。”王三告诉记者,当年那对卖了36万元天价的核桃正是他的珍藏。

“还有一对也比较珍贵。”王三指着一对三棱老核桃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据说这对是张作霖曾经盘(把玩)过的,按照市场价来说也得卖20万元。”王三对自己的核桃充满了自信,“目前店里大多核桃差不多都要卖上一两万元吧。”

价位如此之高,会有人来买吗?记者不禁产生了疑惑。

不过很快,几个年轻人的到来就让记者疑云顿消。

眼前的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衣着时尚,一上来就要看比较好的核桃。经过一番长时间的选择比较和讨价还价,最后一共拿走了3对核桃。其中最便宜的一对七千多元,3对总共5万多元。

王三看了眼正在工作的点钞机,又回头看了眼记者,笑着说道:“这回你算亲眼见识了,核桃市场还是挺火的吧。”

王三店里的老核桃比较多,一般的核桃经销商都是每年8月去核桃产地选购新核桃,王三也会这么做,不过他还有一条独特的老核桃“采购线”。

由于名气在外,自己主动找上门来卖核桃的玩家就不在少数。此外,他还在全国各地结识了一大批同为核桃经销商的朋友,让他们帮着挑选。

“只要货好,价钱什么的都没问题。”王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旦有这样的推荐,他还会给中间人一成的好处费,这样给他推荐核桃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王三的朋友胡先生这时也在店里。他在网上给自己的核桃找“另一半”正是受了王三的启发。此前王三就在媒体上给自己的核桃“征过婚”。

作为资深玩家的胡先生现在手头已经有了二十多对上好的核桃,不过现在还是一见到好核桃就“迈不动步”。
“碰到好核桃当然要买下来了。”胡先生点上一根烟,悠然地说,“现在有钱有时间的人越来越多了,核桃再贵都有人买。”

  核桃圈的“赌青皮”

法治周末记者来到天骄文化城的时候,整个市场只有一家“赌青皮”的摊位。据说,再过几个月,一旦新核桃问世,这里马上就会挤满“赌青皮”的玩家。

还带着表皮的核桃被称为“青皮”,所谓“赌青皮”也就是赌带皮的核桃。

卖家会把带皮的核桃一一摆出来,任买家成对挑选,至于最后剥出来的核桃配对好坏,那就都是买家自己的事情了。

隔皮买瓤,赌的是运气,玩的是心跳。

不过在核桃行家的眼中,个人玩家去“赌青皮”,几乎可以说就是个笑话。

“很多人买一对开了配不上,往往还会赌气再买上几对。”王三店内一位女服务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核桃配对是最难的事情。‘赌青皮’花的钱不少,有的一次能砸进去几千元,可最后有些人连一对好的都开不出来。”

除了这种买家的“赌青皮”,核桃经销商们采购核桃也往往被称作“赌青皮”。

因为在一般情况下,核桃经销商们从种植户手中收购的也都是“青皮”,因此同样会产生一定风险,所以也被叫做“赌青皮”。

河北省涞水县是远近闻名的麻核桃之乡,每到8月核桃成熟的时候,各地的核桃经销商们都会从全国四面八方涌来,成批抢购青皮核桃。

距离涞水县城一刻钟车程的上车亭村,于勇跃几年前就开始在这里自己种核桃。而他经营核桃的历史,至今都快有20年了。

“有时候还没等核桃彻底熟透,经销商们就早早地过来了。”于勇跃一笑,“他们也怕我们把好核桃自己先摘下来留着,有人买下整棵树后还会留下来看上几天,直到核桃成熟为止。”

之前,很多核桃经销商甚至会来这里直接包下几棵核桃树,再找个当地人帮忙照看管理。

不过由于成本高、风险大,这两年经销商们大多都不再选择长期包树,而是等核桃熟了以后,过来看看长势如何,感觉可以的话再买下来。

于勇跃抬起双手做出个骑车的姿势,对记者说:“经销商大多是骑着摩托车过来,驮上一摩托车核桃回去。”至于摩托车比较多的原因,他认为是因为往一些核桃产区的路不好走,很多地方大车根本不好通过。

“像这样一棵树结的核桃能卖上十多万元的价钱吧。”于勇跃指着一株刚滋出新芽的核桃树说,“一亩地能种上二十来棵。不过新嫁接的核桃树至少要等上3年才能结果,像这株的树龄就在3年以上了。”

在这里交易都不能刷卡,一律使用现金。于勇跃清楚地记得,每年8月这里都会出现大大小小的包,里面都鼓鼓地塞满了钞票。

“上次有个大老板开车过来,一下子就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百多万元。”于勇跃幸福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那时候这里热闹得很,到处都是过来买核桃的人。”

当然,平时也有一些玩家会自己找上门来亲自选核桃,不仅能买到价格便宜的合适核桃,还能顺道旅游。

  铁丝网内的核桃树

深夜,寂静的村庄,偶尔闪过一丝灯光,抑或传出一两声狗吠。

几个黑影在朦胧的月光下若隐若现,一行人的表情略带紧张。

最终他们的脚步停在了一家核桃园外,目标正是园内一棵结满成熟核桃的大树。

“先去把电断掉。”一个为首的人对身边人说,“不然这里都是摄像头,肯定会出事。”

很快,啪的一声,电闸顺利地被拉了下来。

夜色如故,几个人却都加大了动作,拿起手中的工具,朝着核桃树七手八脚地忙活了起来。

最终他们成功地偷走了一整棵核桃树,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来估算,大概得有20万元左右。

不过没多久,这个案件就成功告破,偷核桃树的几人也都纷纷落网。

给法治周末记者讲完上面这个故事,于勇跃顿了一下:“有时候种核桃的风险还不在于市场,而是偷盗。”

的确,为了防止偷盗,上车亭的村民们可谓费尽了心思。

在上车亭,只要是种核桃的人家,基本都会养狗;只要核桃种在外面地里的,除了养上两条狗看护外,还都要用铁丝网把核桃树死死地围上一圈。

于勇跃把记者带到了村外的田地里,这里八成的可耕地基本都已经种上了核桃。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个个方圆几亩的私家核桃园。

而这些被各种型号铁丝网笼罩着的核桃园,在外人眼中,俨然一个个小型监狱,憋屈且压抑。

“不过再好的铁丝网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于勇跃摇头苦笑一声,“不然也就不会费劲圈这么多铁丝网了。”

于勇跃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上车亭周围很多地方都已经装上了摄像头,一些农户自己家的院子里也会有。

在走到一个核桃园附近时,于勇跃赶忙拉住了记者:“咱还是绕个道走,往那边去看看吧。”

记者不解为何要绕道。于勇跃抬手一指:“他家为了看核桃养了两只藏獒,据说去年的时候咬到了人。”这让他至今仍心有余悸。

除了狗和铁丝网外,核桃园内一般还都会搭起一座简易房,如果不是于勇跃指出来,记者还以为只是农户用来存放工具用的。而事实上,那些都是农户看护核桃时自己居住的地方。

“一看这房子的外表你就应该能够感觉出,住在那里是很辛苦的。”于勇跃叹了口气,“不过为了防止偷盗,很多人还是会长期住在那里。”

于勇跃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想要种好核桃着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除了防盗之外,还要给核桃树浇水、施肥、剪枝、除虫……很多琐碎的事情,一股脑下来就把整个人给栓在这块地上了。

  夹子“撑”大核桃

上车亭的一个核桃园内,一个大型金属支架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这是为了给新长出来的核桃上夹子用的支架。”于勇跃对此毫不避讳。在他看来,核桃夹子已经是核桃圈内人所共知的事情,核桃圈内早就没有所谓“秘密”可言了。

“以后长出来的核桃都要上夹子,不然核桃都会竖着长,只有用夹子夹过才会变扁,核桃的直径也才会随之变大。”于勇跃说,“比如一般可以长到4厘米的核桃,上了夹子之后就可能长到5厘米甚至更多。”

于勇跃认为使用核桃夹子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现在玩家都挑剔了。原来一个4厘米的核桃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可是现在新核桃都是越来越大,低于4厘米的核桃就几乎没人玩了。

那么用夹子夹过的核桃究竟算不算作假呢?

王三是圈内有名的核桃鉴定专家,在他看来,核桃只看品相,不论野生还是培育,一句话,与人工痕迹并无关联。

而且就目前来讲,野生核桃甚至基本已经绝迹。

“我们这边的山上没有水,是绝对没有野生核桃的。”于勇跃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可能在其他地方的深山老林内会有吧,不过应该也是比较罕见的。”

谈到寻找野生核桃,于勇跃说,去深山里去找野核桃既辛苦又危险,经销商一般是不会去做的。以前他倒是听说过一些核桃爱好者自己过去探险,不过也一直都没有见着拿到比较好的野生核桃回来的。

“现在的核桃都是嫁接的。”于勇跃指着一棵刚嫁接完的核桃树告诉记者,“你看那些用塑料纸护着的就是新嫁接的地方,那些已经发芽的枝条都是老枝,未来这棵树会结出两个不同品种的核桃来。”

“核桃夹子夹过的很正常,不过纯人工做的核桃就肯定是假货了。”十里河雅园内一位核桃经销商告诉记者,“像地铁口那些所谓用刷子现场刷青皮的核桃基本都是树脂做的,不然品相成色那么好的一对,绝对不会是那百十元钱的价位。”

那么究竟该如何辨别核桃的真伪呢?

在于勇跃看来,核桃造假的技术水平确实在不断提升,比如原来只是单一地用树脂仿造,现在有的开始用核桃粉重新粘起来,更有甚者往假核桃壳里面放进去真核桃仁……

“然而真假毕竟不同,假货一般比较重,其纹路较自然生长的核桃会显得更加整齐均匀,有些颜色也会看出明显的不同来。”于勇跃告诉记者。

王三也提道:“真假核桃还可以从接口处辨别,假核桃的合缝是比较明显的。”

  还可以疯狂多久

上车亭的一处核桃园内,地面上还残留着尚未烧尽的玉米(2402,3.00,0.13%)秸秆,而新嫁接好的核桃树苗早已迎风挺立。

“这里很多原来种玉米的农田都已经被改造成了核桃园。”于勇跃如是说。而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都是因为许多当地人尝到了种核桃的甜头,于是便掀起了一股种核桃的热潮。

离上车亭不远的一个村子,十多年前有些村民住的还都是草房。于勇跃一边回忆还一边不忘补充说道,就是三顾茅庐典故中诸葛亮住的那种草房,而且在村里打电话没有信号,得跑到山顶上去才行。

“可就是那样一个村子,村民后来都因为种植核桃发了财,现在几乎家家住的都是小洋楼,政府还专门给他们凿山开了一条直通外界的隧道……”于勇跃露出一丝自豪的神色,“这些全都是托了核桃的福。”

从涞水县城到上车亭一路走来,随处可见成片的核桃林,很多一眼望去都望不到头。“有些地方一家就有上百亩的核桃林。”于勇跃告诉记者。
“不仅种核桃、卖核桃疯狂,玩核桃也一样疯狂。”雅园一位核桃经销商对核桃市场的未来充满了信心,“现在核桃多了,玩核桃的人也多了,从男到女,由老及少,处处都可以看到核桃的影子,你说是不是?”

小小的核桃究竟为何如此疯狂?王三认为主要有3个原因让它如此受到人们的欢迎与追捧。

首先是容易上手,虽然有36万元的天价核桃,可也有几元、几十元的廉价核桃,任何消费阶层都可以接触得到,毕竟核桃一度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廉价的运动器材。而像北京等大城市,生活节奏快、压力大,玩核桃可以强身健体、舒缓心情,而且经久把玩还会包浆变色,让人更有成就感。

还有就是文玩核桃作为一种文化,象征和和美美、长寿吉祥,可以代替酒水、点心成为新一代馈赠亲友的礼品选择。

此外,核桃小巧精致方便携带,不像古玩字画那样不便交流沟通,可以随时随地“以核会友”,更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如此一来,玩核桃也就成了一种极具传染性的爱好,很多刚开始玩核桃的人都是受到了身边人的影响。来自东北的宁宁就是看到周围人都在玩,所以也在盛京古玩市场花三百多元买了一对“狮子头”。

以上种种原因,让核桃的价格犹如坐上了火箭一般,一路冲高。而像王三那样核桃圈的大佬,更是早就开始谋求将核桃事业品牌化,进一步向公众进行推广。

可在另一面,也有人隐隐地觉出,大量农户跟风种核桃势必造成市场供给的大幅度膨胀,那么核桃市场的需求是否会因此过度饱和,进而出现核桃价格的暴跌?这也成了当前许多种玩核桃者的心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品翰斋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倪瓒的“洁癖” 下一篇铁门限与退笔冢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